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司概况

揭秘药品回收链:部分门规患者钻漏洞套利 回收药多流向小诊所(图

  (原标题:揭秘药品回收链:部分门规患者钻漏洞套利 回收药多流向小诊所(图))

  “现在有不少医保病人,拿药后再转卖出去赚钱,这种行为真是损人利己。”日前,有市民致电本报反映。记者调查发现,的确有医保病人在钻政策空子,他们每次利用门规等“医保福利”低价开出药后,再通过“高价收药”等小广告联系到药贩子,高价卖药赚钱。到底是谁在倒药、收药?他们收药做什么?针对这些问题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  “虽然感觉这几年高价收药的没前几年猖獗了,但现在社区门诊中确实还不断有医保病人在多开药,十有八九是卖给药贩子了。”济南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向记者透露,这种倒药的现象在一二级医院相对较多。一些身患糖尿病、高血压等门规病人开药时所承担的比例要明显低于普通医保病人,在他所在的二级医院中退休门规病人最低的药品自付比例仅为7%,在职门规病人为10%,最高的药品自付比例也仅为20%。

  “比如说,治疗糖尿病的胰岛素诺和灵30R笔芯,自付比例很低,仅为7%,原价为62.97元,退休门规病人拿的线.05元。即使自付比例高达20%,比如降血脂的瑞舒伐他汀钙片,原价64.52元,退休门规病人也仅拿16.51元,非常划算。”该医务人员说。

  门规病人倒药是最划算的。除了门规,在社区医院门诊中,还有一种统筹的医保支付方式,每个医保病人均可申请,即在申请社区拿够400元的统筹范围内的药品之后,之后再拿统筹范围内的药品就按35%的比例自付。这也给低价买药创造了条件。

  “国家制定医保门规、统筹,本来是为了让百姓降低医疗负担的,但确实也出现了一些倒药的现象。”他说,虽然医保办对开药进行了规定,最多开半个月的药。但一些门规病人还是通过多开品种、开多量等方式多开药。“比如说,高血压病人有时就吃降血压的药就行,但在享受门规后,她会再多开活血化瘀等一些可吃可不吃的药。还有一些病人,医生觉得按病情可以给他开药酌情减量了,但如果患者一味表示就需要吃更多,不吃不行,医生也无可奈何。而且医生多开药,收入也会更高,所以往往也不会卡得那么严。这些多开的药或许最终流向了药贩子。”

  根据一个收药电话,记者拨通了药贩子的电话,一名操着东北口音的男子接了电话。记者佯称母亲享受门规开药便宜方便,手头有一些药想卖。男子听说记者手里有降血糖、降血脂等常用药,表示可以买。“好卖的药才要,像普通的感冒药我们一般不要。”他说。根据约定,记者和他在经七路槐荫广场附近见面。

  23日上午,记者拿着诺和灵、速效救心丸、阿托伐他汀钙片、瑞舒伐他汀钙片四种药来到约定地点,找到一名骑电动车的中年男子。“药量不大啊,以后还可以多开。”在查看记者拿的几种药后,该男子说。“诺和灵30R笔芯25元,速效救心丸15元,阿托伐他汀钙片20元,瑞舒伐他汀钙片30元。”男子对收药的价格如数家珍。而这四种药按照门规价格拿出来分别是4.4元、2.05元、11.09元和16.51元。

  “像诺和灵原价60多元呢,卖给你才25元,也太便宜了。”记者问。“这没办法,要按行情来,前一段诺和灵才卖15元,这还涨上来了呢。我们这也有淡旺季,一般夏季行情不好,十一过后就好了,也不知为啥,你走的量多了,赚的钱不就多了嘛。”该男子说,“用门规开出来的药价比普通医保病人的要低很多。如果没门规,只是用医保卡买药后再卖,那还不如在我这直接用医保卡换现金。如果用市医保的话,一次花多少没有限制,我可以给你打折。”

  他透露,一般卖给他药的人,就是这种享受门规,可以低价买药的人,老年人居多。享受普通医保的市民来变现的还是少。“医保每个月就打几十元,平时谁都会得个小病去买药,卡里存的钱并不多,变现不值当的。”他说,除了门规病人,还有一些可以低价买药的医生也在卖药。

  闲聊中,记者了解到这个药贩子来自哈尔滨,在济南干了四五年收药的生意。“在济南干收药的差不多都是我们东北人。不过这一两年药监局查得太严,收的药有时卖不出去,赔到手里了,我们收药的十个人中已经有九个不干了。”他说。至于回收药的流向,他透露,一般卖给基层的小诊所、药店,因为小诊所没经过卫生主管部门批准,无法从正规渠道批发进药,通过网络与快递买药既方便又便宜。

  为了摸清药贩从收药到卖药之间的整个利益链,记者又以客户身份在QQ上与一自称是专门售卖回收药的医药公司销售人员取得了联系。他自称在北京,北京当地的要药,他可送货上门,外地要药用快递,货到付款。“诺和灵29元,速效救心丸23元,阿托伐他汀钙片26元。”对比之前记者卖出去的价格,每种药药贩赚几元不等。

  “你的药哪里来的?”记者问。“你放心,都是从正规药房、医院出来的,或从享受医保的人那里回收来的。也有是从外地收药后给我汇过来的,都是老客户,每月我发货几万元呢,绝对保真、保证生产日期最近,多少年来都没出过问题。”“一般都谁买你的药?”记者问。“有小诊所,也有个人的,买药的人很多,在外打工没有医保的,经济困难的,有一些抗肿瘤药,医保不能报销,从医院、药房买很贵,从这里买,一盒近两万元,可便宜几千元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了解到,今年初,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发布公告,对7家涉嫌购销非法回收药品的药品经营企业责令其停止经营,并撤销了其《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》。而药监部门之所以对非法回收药多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,就是来自于今年起开始实施的药品“电子监管码”,药监部门可以利用它对药品进行有效追溯。严打之下,药品经营企业不敢再收了,这就导致了上述药贩所说的回收药卖不出去。

  市医保部门也表示,医保卡中的钱是由个人和单位共同缴纳的。法律规定,医保卡内资金专款专用。参保人在定点医院、药店就医购药时,可刷卡消费,但不能提取现金。因此从法律角度看,医保卡虽属个人账户,但其中一部分资金是由国家统一支付,必须专款专用。利用医保卡套现,最终损害的还是自己的利益,也违背了设立医疗保险制度的初衷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网站简介版权所有